快捷搜索:

草根篮球运动员的生存之战:野球场十年难觅商

  家人团聚的机会少了,阿星也没什么怨言。谈到自己的孩子,阿星总是透露出幸福的神情,孩子像他,从小爱拍球。 今年的早些时候,在东莞的一场比赛中,杨飞的左脚受了伤——这也导致他在家休息了两个月。杨飞称,受伤是因为对方球员故意“垫脚”。 “想起那十年前,所有情景浮现眼前,为进入东单球场花光我所有钱。”——2009年的这首《回到东单》几乎是多年来草根篮球运动员的真实写照,也反映了民间篮球的发展起落。 当第一财经记者近日来到广州天河L2体育会时,已是傍晚时分。因为马上要开始的篮球赛,球馆内已经围得水泄不通,甚至连二层的玻璃房内,也挤满了人群。 他向记者展示了他受伤的左臂——跑步震得生疼。“之前在广州扣篮,由于没有调整好起跳高度,手拿着球砸到了篮脖子上,导致了严重拉伤。”阿星说。 邀请多了,酬劳高了,阿星就忙了。他经常一个地方接一个地方飞,刚从广州东莞回来,仅休息一天,就要出发前往江苏太仓。 随着赛事的巨大成功,Openrun很快成为了全国最具影响力的民间篮球活动;而CL也很快成为了全国最具知名度的篮球队,他们开始组织全国巡回赛和校园巡回赛,尝试开拓国内民间篮球市场。 北京的东单球场被誉为中国街球圣地。从这一年开始,民间篮球开始嗅到了商业的味道。 这时,热狗34岁。“我们那个年代,没有条件打CUBA,没有机会接受系统训练,甚至连耐高(耐克高中篮球联赛),我都没打过。” 杨飞说,这里很残酷,这次没打好,下次就没人要。“胜利,是这里唯一的法则。” 杨飞说,有时候拼下个冠军,虽然有奖金拿,但人受伤了,什么都干不了,得不偿失。 《意见》提出“2025年中国体育产业总规模要力争超过5万亿元”。有业界人士分析认为,篮球产业应该会占据比较重要的份额,一个非官方的预期值是 1万亿元。 2018年,优酷和浙江卫视、天猫打造的综艺节目《这!就是灌篮》开播。一场一对一的比赛中,中国大学生篮球联赛(CUBA)北京大学主力后卫张宁用三颗三分球,轻松将上海第一代街球手热狗打败。 在阿星看来,这些草根球员经常面临两难。一方面,不能什么活动都去,否则很难提价;另一方面,去得少了,钱也会少。 就在CL解散后不久,国务院《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》(下称《意见》)正式下发。 组建于15年前的知名篮球队CL SMOOTH CREW(下称“CL”),十年前曾创办了公开篮球赛事Openrun,选拔出色的球员并吸纳至球队。而上述的《回到东单》正是该赛事的主题曲。 “前者的出场费,可以轻松达到五位数;而后者(的出场费)则在2000~4000元,5000元就可以请来很厉害的老外了。”上述负责人说。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阿星是草根扣将的代名词,这份背书让他有更多的机会获得更好的资源、接触更高水平的人。 他说,现在每天都要训练4~6个小时,一半给健身房的力量训练,另一半给篮球场弹跳扣篮训练。在平时保持身体状态的情况下,出场表演时,做好热身,扣三四个,受伤的概率不算大。 作为混迹于野球场的草根球员之一,杨飞(化名)深谙其中原委。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若受到认可,出场费自然水涨船高。在综艺节目上人气再高,回到这里全都不算。 包括张艺在内,有去卖球鞋的、有去开店的,也有去做球鞋杂志编辑的。兜兜转转了几年后,2014年8月25日凌晨,CL解散了。 阿星,全名陈登星,被广大篮球爱好者誉为“民间扣篮王”。让他一跳成名的,是一幕亲吻篮筐的视频。阿星的战队Made In China(MIC),其间寓意,不言自明。 “比起参加的一些活动,我们自己组织起来肯定打得更加漂亮,因为我们这里有最好的球员。一个快攻就能扣了。”阿星说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 第一批街球元老、东南亚职业篮球联赛(ABL)珠海战狼队队员吴悠,从未停止过对民间赛事商业模式的探索。他说,目前国内的民间篮球活动规模都不大,最大的阻碍仍是钱。 不过,变现的想法很不成熟,商业化更是无从谈起。商演的酬劳、广告与电影的收入,难以覆盖球队的正常运营,加之成员对盈利与否的不同见解,CL战队虽还未解散,但也难免分崩离析,大量早期成员纷纷离开。 阿星告诉记者,像他这样全职打球的是少数,大多数还是有工作或者兼职的,比如开个店、卖个鞋什么的。“偶尔也有拍广告的找上门,但不像那种代言人,给的钱不多。” 彼时,他咬牙辞去了银行的工作,全身心地投入到扣篮训练中。这无疑让他收获颇丰:很多扣篮动作,全国只有他一个人能做。 阿星是全亚洲第一个完成臀下换手扣篮的运动员。这也让他成为了全国出场费最高的几位草根球员之一。 《意见》指出,鼓励对体育赛事进行充分的市场开发,并提升体育产业对社会资本的吸引力;而政府对民间赛事审批权也逐步放开。 一位赛事主办方负责人向第一财经记者证实,以他们举办赛事邀请的草根球员为例,一类是阿星这样的扣将,主要是在开幕或中场时表演扣篮,点燃气氛;另一类是出场打比赛的球员,不管是三对三还是别的形式,都要兼顾竞争与表演。 2015年初,虎扑体育完成2.4亿元的D轮融资,德晖资本、贵人鸟参投。其举办的“虎扑路人王”也逐渐成为草根球员最活跃的舞台之一。他们甚至以在路人王夺冠为荣。截至今年初,路人王已覆盖了全国40多个城市,参赛球员人数超过了2万人。今年一开年,虎扑体育完成新一轮6.18亿元融资,领投方为“国家队”中金公司。 队员兼策划人张艺说,想要打造CL独立的品牌文化,把CL做成亚洲第一街球队。 对于阿星而言,举办自己团队的校园巡演是他一直想策划的,但囿于没有赞助商资源,只好作罢。 “(这里)不像职业球队,受伤了还有人给你治,这里根本没人管你,只能自己扛。”杨飞说。 “由于我不需要打比赛,主要以扣篮为主,所以我受伤的概率比他们小得多。”阿星告诉记者。 “扣篮更容易引爆现场气氛,观赏性也更强。”阿星说,所以主办方或赞助方会愿意给出较高的价格。 尽管热狗感叹生不逢时,但他不知道的是,这或许是草根篮球离大众最近的一次。 国家体育总局《第六次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数据公报》显示,截至2013年底,篮球场地总数达59.64万个,数量位列所有运动场地第一。近10年来,篮球场地增加了47.69万个,增幅超过4倍,远超足球、排球的0.71万个和3.07万个。 天河L2体育会中,胜者产生了。成王败寇。观众们一拥而上,智利甲提醒:华奇巴客场战绩糟糕 近4战1平3负,将球员们团团围住。这或是草根球员们最荣耀的时刻,被汗水打湿的空气、诚挚的感谢、狂野的呼喊,交织蔓延,充斥了整个球馆。 由于缺乏严格的纪律性,在相互不认识的球员之间,“小动作”十分常见,黑脚、肘击甚至打架等粗鲁的行为也比比皆是。 “联赛制最有可能是未来的发展模式,但办联赛如果设立主客场制,球队车马费等开销是一笔不小的费用。我一直想这么做,也一直在寻找对此感兴趣的商家。” 中国篮球拥有3亿球迷。但对于包括阿星在内的众多草根篮球运动员而言,有一个问题始终无法回避:能不能真正以篮球为生? 不过,看似热闹的背后,很多具有影响力的民间篮球比赛仅仅持续数年便宣告夭折,品牌与民间篮球之间仍未找到一个稳定的结合模式。 安踏体育(则在2017年请来了张艺,策划了“要疯之旅”——3个民间球手坐上房车,从北京一路打到广州,总计12个城市、6000公里。随着NBA全明星后卫金州勇士队的克莱·汤普森(Klay Thompson)的出场,这个商业品牌主导的项目大获成功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